五行四时宜忌

时间:2023-06-21         阅读:2506

五行四时宜忌

(一)木之逐月取用

1. 春木取用

寅月犹有余寒,木寒则不易生长,需取火以调候。丙为太阳之火,欺霜 侮雪,最具除寒解冻之功;丁火次之。故调候宜首取丙火,无丙只有用丁, 丙丁皆无,则为缺陷。但火又不宜太过,太过则泄木太甚,且有焚木之忧。用火调候贵在分量适中。火宜透干,藏则次之,但透干之火在地支宜有根 气,否则,透干之火虚浮无力,调候作用不大。

正月之木虽当令,毕竟处于萌芽阶段,力量不足,畏金之肆虐,但若日 主身强,局中有火,见适量之金,反可为用。

木之生长,以水为源,以土培根,辰土中藏乙戊癸,最具润木培根之 功。初春之木不宜土厚,否则有盘屈之患;不宜水狂,否则水多木漂。

总之,正月之木日主取用,需兼顾其扶抑与调候。日主强,水众,宜用土制水;火土并用更佳;日主强,比劫众,宜火土金兼用;日主弱,金众, 宜用水通关,兼用火,无火则寒水难生木;日主弱,土众,首用比劫;日主 弱,火众,宜用水制火生身。

需要指出的是:正月之木虽寒,若命局中火众,则于命局内已调候,不 需再用火调候(日主强以火泄秀为扶抑用神,不为调候用神),否则会使命 局太燥;若命局火已太过,木虽生于正月,亦嫌其燥,不但不可再用火调 候,反而需以水润之。命局若得五行平衡,水火既济,则为佳造。

卯月,阳气上升,一般不需调候。较之正月之木,质愈坚,根愈固,气 愈专。若日主强,最宜用火泄秀,但火也不能过多,火多则木焚;无火,用 金;无火金,用土;但水多又宜用土,不可用金。

辰月辰土当令,木气始退,但木盘根于辰土不失其旺。日主强,首用 金;土薄可用土,命局燥,则不宜用火,宜用湿土。日主弱,土太重,首用 比劫疏土,无比劫则用水。日主弱,金太强,首以水通关,无水则用火制 金,但效果不佳。日主弱,火太多,用水制火生身;水多木漂,用土制水培 木。

2. 夏木取用

夏季火旺,但巳、午、未月又各有区别,巳月之火旺而不烈,午月至 极,未月虽火气始退,但炎燥之性犹强。巳月之火,旺而不烈,以水调候, 木得水火既济而发荣。

午未之月,调候为要,最宜以湿土蓄水晦火培木,一物多用,但土又不 能太过。日主强,首用湿土,次用金;日主弱,火太过,用水。日主弱,土 太过,用木。日主弱,金多为病,用水。若非特殊格局,夏木即使强盛一般 也不宜用火。

3. 秋木取用

秋木凋零.最忌官杀肆虐,若杀重身轻,宜用水通关;身强比劫众,又 宜用金。

秋季各月因寒暖有异,水火之用有别;金气旺盛程度,亦有差别,故取 用不尽相同。

初秋时节,肃杀之气滋生,但夏季余炎尚未退尽,若日主身弱,最宜用 水,化杀润木。常言夏热秋凉,但实际上初秋寒气尚处于潜伏状态,炎上之 气还灼然逼人,故调候不可忽视。若木弱逢火金两逼,非水不可解厄。即使 日主强,也宜首用金,次用土,而不宜用火。

西月金气最专,阴气逐渐上升,但凉而不寒,调候不为紧要。日主身 强,宜土金并用,财官相生,富贵可求。日主身弱,又宜用水化杀,不宜见 > 土克水;无水,可用木帮身为用。

戌月金气始退,寒气进逼,木生此月,又需调候了。日主强,首用火, 暖身泄秀;无火,用燥土;有水不宜用金,因金水增其寒气,且金水相生又 生木使日主更强。日主弱,土厚,宜用木;用水须兼用火;金重宜用水通 关、用火调候制金。

4. 冬木取用

冬季气候寒冷,五行取用需兼顾调候。冬季之木,体质寒湿,虽说冬季 水旺木相,但若无调候之火,木却难以生发。而按五行生克关系而论,火又 是泄木之气的,火到底对木是生还是克(泄)呢?这同时牵涉到调候和扶抑 的问题。寒水本不生木,寒水得火暖则可生木,但火太过使寒水变为沸水也 不能生木,此为调候过度。寒木不长,得火暖身则可生发,但火太过则会将 木焚灭,这也是调候太过。冬季寒木,若只有一点微火,不足以暖身,木也 难条达,这是属于调候不足。所以对冬木的调候贵在适度。

适量的火不但不泄木反而暖木,使之生发,这是五行的反生之理。生于 冬季的日干为木的命局,不但需要五行的扶抑适度,而且需要调候的恰到好处。

亥月乃木长生之地,木通根亥中之甲,又得亥中壬水之生,可谓得令, 但必须命局有火,木方得生发。水太过,则土荡火灭木漂,母慈灭子,身不 以强论;最宜木火土并用,以土止流,以火暖局,以木扶身,但皆需木火土 有根,浮泛之行则不可为用;最忌金来生水增寒伐木,岁运再见水,若非从 格,必致灾祸。日主强,宜先用火,次用土。日主弱而有根,金多,在有火 暖局制金的情况下可用水通关。日主弱,土太过,取木疏土;日主弱,火太 过,以水制火生身,但对火又不可制得过分。

子月木日干取用与亥月大致相同,只是亥见寅、卯可合木,见未可拱 木,所以亥月之木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比子月之木较强,而子月水旺至 极,常偏重于火土并用,比劫则用处稍次。

丑月土虽当令,但丑为寒湿之土,见水更是有如稀泥,难以培木之根, 故仍需用火调候。见亥子会局成化,丑土以水论。取用参照亥子月的情形。

冬季之木日主,当水为忌神时,命局透癸,若喜火宜以戊合;命局透 壬,若喜木,宜以丁合,但若喜火而又有丁无丙,且火又弱,则忌壬合丁, 因丁被壬合,水旺火弱,实际是丁被壬制住,丁火失去用神作用,但若丙丁 两见,则可以丁合壬,以丙为用。

(二)火之逐月取用

1. 春火取用

春季木旺火相,但各月之火又有所不同。寅月之火,虽得木生,但木之 余寒犹存,尚需火以暖之,故木火相辅相成。木盛则火旺,但不宜木太过。 身强,比劫多,用土金;地支被合化成火局,可用水,但若印旺未被化成它 物,则忌水。身印两强,首用土,次用金,忌水;若木火两气成象,则不可 用金(见本书特殊格局章)。身弱,官杀众,用印,兼用比劫。身弱,食伤 重,土多晦火,以木疏土生身。身弱财多,用比劫,兼用印。

卯月之火取用与正月大同小异,只是卯月火气渐升,若身强,应考虑调 候。

辰月土当令,但木之余气犹存,故火亦不衰。但取用需视具体命局而 定。身印两强,不忌土.反而用土,身弱土厚,则土为晦火之忌神,宜用木 疏之,无木则用火,最忌金。

2, 夏火取用

夏季之火,最为炎烈,尤以午月为甚。命局除扶抑之外,调候至关重 要。丙火猛烈,宜以壬水调候;丁火见壬,有化木生火之势,故丁火宜以癸 水调候。夏水失令衰弱,若得金来生助,则虽失令而不竭,而申为水之长 生,水之源头,故申金较酉金更美。炎上之格,气势在火,可顺而不可逆, 故格成炎上,反忌见水。

巳午之月,命局身强,用土泄秀,以金水调候,忌见木火,若土金水配 合得宜,富贵双全,乃为上命。身强无土,赖金水为用,须岁运生助用神, 方可发达。火乃光明之性,身强用土,乃泄其有余,若岁运逢重叠之土,则 土多晦火,反为不宜。所以泄秀亦不能泄之太过。土有燥湿之分,湿土能降 炎烈之火,燥土反助炎热之势,故宜用丑辰湿土;无湿土可用,有金水调 候,燥土亦权可为用,因燥土见水,乃为湿土。

巳午月之火日干,若命局土太众,火之旺气泄于土,反致身弱,这时又 需以木疏土生身,但调候之水,亦不可少。财多身弱,用火助身任财,因金 有寒凉之气,调候不为紧要,且身弱则火旺而不烈,金自可调候矣。身弱杀 强,水之太过,不可再以水调候,而需以木化杀生身,以求中和。

未月火气渐退,但余焰不弱,且未土之性最燥,调候仍不可少。未月之 未见午,若命局火众,干又透丙或丁,则午未化火,若命局土众,干透戊 己,则午未化土,所谓午未相见化阴阳,即此意也。火强化火,土强化土, 从强而化,合化之正理也。丙丁干生于未月,不宜土太重又透戊己,否则为 下贱愚顽之辈(指岁运无补救时)。

3. 秋火取用

秋季火势愈退,取用以扶抑为要,而申、酉、戌月,又各有分别。申月 火气尚未退尽,扶抑调候应兼顾;酉月火势大衰,不宜金水叠现,反喜木火 生助;戌月火入墓,光辉收敛,土众为病,又忌金水为害,首用木,次用 火。但这只是取用之大原则,命局组合,变化万端,得时不强,失时不弱之 情形不乏其例,故须把握原则,对症下药,方不致偏差。

4. 冬火取用

冬季水旺,火处死地,用木通关,化强扶弱。虽水可生木,但水不能过 寒,否则木难生发,故冬火用木,木亦赖火,相生相益,两得其所。水过 强,木弱不能通关,火亦不能自御,需用土以止水,此以食伤制官杀,乃不 得已而为之。冬水本旺,克害弱火,不可复见金来生水克木,行运遇之,危 害不浅。以上为冬火取用之大致情况,但也有四柱火众,失令不弱,则取用 又需视命局组合而定,其中喜忌,可能恰好相反。所以,不可一概而论,贵 在变通。

(三)土之逐月取用

土旺四季,但辰未戌丑月之土又各有分别。春夏秋冬,又有寒暖燥湿之 异,虚实强弱之分。

其各月取用,需以土之性质和月令特点配合选择,一季之中,亦同中有 异,异中有同。

1 .春土取用

寅月寒气未除,木嫩土弱,但毕竟甲木司令,土被木制,故木实土虚。 寒土乏养育之力,首取火调候,同时化杀生身,一物两用。若命局土众,则 需辅以木来疏之。

卯月阳气渐进,调候为次,扶抑紧要。辰月土司令,木退气,较之寅卯 月之土,既旺且实,但毕竟春末之木,仍有制土之力。春季之土,其特点是 虚而不实(党众而强另当别论)。

寅卯月之土日干,身弱官杀重,首取丙火为用(丁火次之);无火则以 土帮身为用;若火土皆无可取,则用金制官杀,因病在官杀重,金为去病之 药,最忌见水,木亦不宜重见,岁运水木齐来,其灾难免。身弱伤食重,取 火制之,忌重见金水。身弱财重,水带寒气,宜火土并用。身强杀浅,取木 疏土;若用金泄秀,因寅卯月金衰绝,不如木之力显;而木为用时,忌见金 来伤木,宜水来生木,财官并用,富贵双全。身强忌见印星,即使寅月之 土,也不宜用火,因土得温暖则身更强。一般来说,身强时官杀财星相对都 弱,可配合取用。财星可与官杀并用,伤食可与财星并用,而官杀一般不宜 与伤食并用,喜用宜相生,不宜相战而内耗,否则力量耗尽,岂能抑泄强 身。

2. 夏土取用

夏季之土,炎热干燥,难生万物。土得火生,力量强旺,若以木疏土, 因木处休地,不但疏土无力,反助火生土;若以金泄秀,而燥土脆金,难以 作用,若以水制火润土,惜水又自居囚地,功难成就,但若水有源头,则弱 而不绝,可成既济之功,故最宜水金并用,润土泄秀;有金无水,有水无 金,皆为缺陷。命局身旺印轻,可用带水之木抑身,印重只宜用金水。身 弱,财轻,不宜用火,因火增燥气,旺而无益,可用比劫助身,尤喜湿土。身弱财重,首用比劫,尤喜燥土,湿土次之,火再次之,身弱食伤重而财 轻,仍用比劫,火次之。总之,夏季之土,不可使其过燥,扶抑调候需兼 顾。

3.秋土取用

秋季火衰金盛,土气被泄,不如夏土之实。但三秋之土,又各有区别: 申月火土之气未尽,比劫众,宜用金水,泄身调候,金多土虚,则不宜 见水,宜用土帮身,有火可用火制金生土;申子辰全,干透化神,则火土并 用,使身强任财。

酉月寒气渐升,炎气隐退,寒暖较为适中,调候不为首要。土较申月更 虚,不宜金水太过,喜比劫扶弱身,若水为病,用火土为去病之药。

戌月寒气上升,调候又需考虑,戌虽为带火之土,但戌月火气收敛,见 戌为收藏之地,故戌土燥而不炎。若合会成火局,另当别论。

总之秋季之土,其性不似夏土之炎,其质不如夏土之实。扶抑贵在补虚 就实,但又不可使之蹇滞;调候需分寒暖深浅,不可偏离中和。

4.冬土取用

冬土气寒,喜火暖之,以生万物。冬季水旺,使土寒湿;金生水泄土, 且增寒气,木相于冬,土之克星,故若命局身弱,水金木皆为忌神,但其中 木又为火之原神,故又宜适量以生火。冬土调候为要,不可轻视。但土生冬 季,也有身强局暖者,此乃五行组合之异,其喜忌又不可拘执于上述,过强 则抑,过燥则润,总求中和。

(四)金之逐月取用

1. 春金取用

寅月之金,体衰而寒,需火暖身,需土生助。有土无火,土难为用,因 春季木旺土虚,自身受克,难以生金,见火通木土之关,故火土并见,方为 理想。

卯月阳气渐升,木更旺,金更衰,气候渐暖,不需调候,若木众金少, 火反为病。卯月之土,较寅月更虚,生金愈难,故身弱宜用比劫,水木火皆 为所忌。木过坚则金缺,无有力之金帮身,凶咎难免。

辰月木气渐退,土气得令,但春季毕竟木实土虚,故土少非为强旺之 印,只是比寅卯月之土稍具生气。清明后十八日,戊土司令,则当别论:戊 土司令,可以生金,此时若土太众,则又有埋金之嫌,故反而为克。土众最 忌见火,见火则木难疏土,被土埋火克,忌神交并,乃为大患。

总之,春季之金,体性衰弱,多喜生扶,但亦不可拘执。若命局中金众 土多,则失时不弱,此时不可再用印绶比劫。反宜用伤食财星官杀。取用之 道,贵在先明命局之病,然后对症下药,病有轻重,药亦有轻重,需病药相 当;病重药轻,病轻药重,皆为不宜。用神不力,则退而求其次,观喜神之 力。喜用皆美,自然更佳,内有其一可靠,亦可求温饱,岁运补其不足,可 称一时之意。

2. 夏金取用

夏季火炎土燥,金被火克,燥土亦难生金,所以调候为要。火旺,以水 制火存金,即《滴天髓》儿能救母之意;土燥,以水润土生金。燥土得水则 湿,湿土则可生金。

水本泄金之气,但火旺克身为忌,故日干弱而以食伤制官杀乃权宜之 计,迫不得已。按五行十二宫状态论,金长生在巳,沐浴在午,冠带在未, 实践证明,此论不可拘执。

日主身弱,最宜用湿土(己、丑、辰)化杀生身,火太旺壬水与湿土并 用,无水和湿土,只好用比劫,但夏金无水,总难全美。

未月之土,最为炎燥,不比其余土月。未土脆金而难生金,其印如杀, 不可不知;须有足够之水,未土得润方可生金。

夏金扶抑之法,与前述各行基本相同。

3. 秋金取用

申酉月之金,当权得令,刚锐至极,最宜丁火燼炼,以成钟鼎之材。秋 木居死地,用财难耗金气,但若木火并用,官杀有源,则为佳运。无火,可 水木并用;有木无水,用神不力。用火则不宜见水,因水克用神之故。总 之,秋金强,用神首取丁火,最为有力,但若丁火虚浮,亦非佳造。秋金见 印比过刚则折,故为最忌(特殊格局除外)。

戌月金虽退气,但戌土毕竟为金之印,故其退而不衰。金畏厚土,埋没 无光,土众宜用木疏松。土金皆众,不谓埋金,而谓身印两强,属特殊格局 类。

上述是秋金为日干而身强时取用的一般准则,这是根据秋金的基本特性 决定的。如果身弱,则不可照搬以上取用准则,而仍应按一般的病药原则对 症下药,如财重首用比劫,杀重首用印绶之类。

4. 冬金取用

冬金体寒质弱,见水更增其寒,且泄其气而更衰;见木亦难施修削之 力,因金本衰之故。冬金宜以火暖身,但如身弱,又难敌杀,故需火土并 用,杀印相生为佳;用土须分燥湿,湿土不佳,燥土为良。命局水众,尤需 未戌土制之,然后火才能作用;有火无土,水多火灭,虽有若无。冬金体 弱,又被水泄,比劫帮身不力,远不如印绶之功。总之,命局日主身弱,火 土并用为佳,最忌水木,因水克火泄身而又木制印耗身之故。身强,只用火 不用土,木为喜神,但用火仍不可见水。

(五)水之逐月取用

1. 春水取用

寅卯月木盛土虚,水有滔淫之性,但春水失令,其气衰弱,故寅卯月之 水,其特性散漫无收。水众须用土止其流;用木次之,因水众则木漂,木多 时可用;最忌见金,因其助水流、泄土气损木体之故。但命局水弱土多,则 冨宜取金为用,次则用木。水弱木重,泄身过分,亦以金制木生水,若以比 劫帮身,岁运逢之过众而无土则致泛滥,故比劫不可过众。水性本寒,尤其 正月之水,虽阳气渐升,但仍属寒流,故初春之水尚需火以既济。

辰月戊土司令,春水见库,乃归宿之地,不比寅卯之月散漫无收,若土 太多,则需以甲木疏之,使水流通。土过众不宜用金,因土众埋金之故;± 稍众正宜用金。总之,春季之水日干,仍需视命局身之强弱而论扶抑,使水 强而不致泛滥,弱而可周流为原则。

2. 夏水取用

夏水枯涸,火多则水干,土强则淤塞。取用之法,旨在制火之烈,化土 之杀,使水周流,勿使枯竭。身弱火强,首用比劫,辅之以金;身弱土燥而 众,用金通关,辅之以水,不宜用木疏土,因夏木易焚,生火有余,疏土不 力,且泄水气;身弱木众,用金喜水。命局身弱,火不可多用,多则水蒸: 身旺可用适量之土,以为堤岸;宜木泄秀’引通灵气。季夏之土,其性最 燥,倘若水弱,须金水并用;有金无水,金逢燥土则脆,难以生身,有水无 金,以弱敌强,无物和解,大伤元气,故岁运宜金水并行,缺一不美。

3. 秋水取用

秋水通源,母旺子相,较之夏水,旺衰殊异。日主身强,印轻,用土喜 火 身印两强,两气成象,则火不可用。金白水清之格,最忌土混,以甲木 制土最宜,此种格局多见于酉月之水。

申酉月之水,母子相生,论水得令而旺理所当然;秋水若印重身轻,为 金多水浊,故凡正格命造,日主须有强根,或干透比劫众多,然后才可论身 强-秋水不乏身弱之例,可针对命局之病取用,若用神不力,辅以喜神。

戌月见申酉,金实土虚,水得印生,戌土不克水,但若见寅午又透丙 丁,则火破金局,土则克水。所以贵在看命局组合,强弱旺衰,绝非死法。

4. 冬水取用

冬水之性最寒,水过寒则冻,冻则不能生木、润土、涤金。所以冬水调 候最为紧要。不论身强身弱,冬水无火,乃为缺陷(特殊格局例外)。冬水 阴气凝结,寒而冻,冻则无奔流之势,故即使水旺亦不必用土过众。身弱亦 需用火,否则寒弱之水更无功用,冬水有火,则金可暖,金暖则可生水,故 火金并用,方能生起弱水。身强用木,亦喜用火,木得暖,方能泄水之秀。 身强用土,亦需火助,无火则水止而冻,失其周流之性,成为死水。总之, 冬水调候非常重要。此乃冬水之性质决定,不同于春夏秋水之处。 

 


更多>>通知公告
首页 论文发表 风水用品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华夏文化网          邮箱:18339936@qq.com       豫ICP备12008538号